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虫之王

「呜……呜啊啊啊啊……哈啊……哈啊……咿……咿……」一个挺着大肚子
的孕妇被绑在城堡边缘的墙上,她的手脚被用墙上的木架固定住了,双手被一字
拉开双脚被固定成了M字形,在她的身前有一名穿着华丽的少女,正用着手中小
腿般粗的木桩,不停的向前推进、推进、再推进,漂亮的小脸上满是与年纪不相
符的阴狠神色,其凶狠的动作像是要至孕妇于死地般的发力。
「我叫你骚!我叫你骚!居然敢勾引我父亲,妄想母凭子贵吗?你休想!我
不会让你生个杂种来和我抢地位的!」少女越说越发凶狠,下手一次比一次重,
或许是应为有着纯粹的魔族贵族血统吧,头上有着山羊般螺旋双角的她在此时显
的艳丽非常。
「呜…呜…啊!咿……要死了!要死了!啊啊!啊!啊!」不知道是魔界哪
个种族的孕妇不停的嚎叫,魔界太复杂了,代代强者为尊弱肉强食。几百年下来
大致分成了几个较大的族,其余的小族都灭的差不多了,小族之间为了生存居住
在一起,不停的造成复杂的混血,也造成了许多不知名的新种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终于孕妇再长达数小时的折磨中死去了,脸上尤带着满脸的不甘,双眼死死
的瞪着那个少女。少女见到孕妇死了还瞪着她,越发生气了。不顾那双漂亮的鞋
子,改用脚勐力的踢踹木桩,随着她的动作墙上不断的沾上喷洒出来的鲜血。
在少女身后站着有一名与少女年纪相彷的侍女,她穿着皮制的黑色长手套,
脚上同样是黑色的皮制长靴,腰间是黑色的皮革马甲,马甲的腰旁两侧有两片延
伸出来的皮革,长长的垂到脚踝边,其余得地方都是裸露出来的雪白。身上的三
个重点都挂有一个小巧的银铃,后面插着有一支儿臂粗的黑色橡胶圆棒,圆棒在
外还留有一节到腿根。
「小姐!小姐!她已经死了,可以停手了吧!」
虽然体内有异物的不快感一直折磨着她,但她还是非常的注意孕妇的情形,
她知道今天她已经无法阻止所服侍的主子的行动,主子想这么做已经很久了她只
能留意着给孕妇留点希望,如今见到孕妇以死去连忙鼓起勇气向前阻止自己的主
子。
少女回过头来紫色的眼眸闪过一丝寒光「噢噢~~」停下了脚上的动作她踩
着优美的步伐走到了侍女的面前,用双手温柔的环绕住了她的腰,并用那性感的
双唇靠到侍女的耳边说。
「叫我主上!我那父亲死了之后我最大,现在我是你们的主子,不要叫我小
姐!」一边在她的耳边恶狠狠的说,一边将那粗壮的凶器勐力的拉出捅进拉出捅
进,穿刺到底的时候还疯狂的摇动它。
「啊!啊!啊!啊!咿…咿…哈、哈、哈…啊啊啊啊───」侍女那受到主
子多年调教的敏感肉体,因为受到了主子的淫虐,只能全身无力的不停的从花径
中喷出一股又一股的汁水,并不停的娇喘与嚎叫。
「咿咿咿咿……」在少女的淫虐下她很快便到达了顶端,从身下喷溢出的汁
水甚至扩散到了两人的脚底。
少女冷哼了ㄧ声并将凶器拉出只留ㄧ小段在她体内,从其底部差一点点便碰
触到地面就可知道其粗长的程度。
「剩下的交给你处理,我要回书房去了,处理完回来向我报告。」走了几步
回头补充道「进来时我要看到给你的尾巴完全缩进屁屁里去,记得不准用手啊,
哈哈哈哈哈……」
侍女喘着气勉强撑起自己的身体,她知道她要尽快,或许孕妇的孩子还没死。
拔出了木桩将短剑刺进阴道内打直用力的往上剖开,从剖开的裂缝中看的到
一只蓝色的眼睛,侍女屏息的观察,那只小眼睛好奇得转几圈看看这个新奇的世
界。
「不愧是有强者血统的孩子,还活着。」侍女感动的低语「我不知道你是否
能听懂,逃吧,等你有力量了再回来吧。」
「卫兵!卫兵!」
「爱莲娜大人有何吩咐。」
「将这女人的尸体给我丢到护城河里喂鱼。」
「是的,大人。」
侍女爱莲娜看着卫兵将孕妇的尸体丢进了护城河里,才回头叹气的向书房走
去,边走边时不时的用力弯腰蹲下将圆棒艰难的挤回体内。
夜晚来临,谁也没注意到城后隔着ㄧ条护城河的魔性森林里,有一双蓝色的
眼睛直直的盯着城堡,像是要刻画在心中的最深处。
第一章
挥动触手般的蓝色头发,指挥旁边的魔虫们拿取他需要的工具。那是他无意
中发现的能力,大概是从母亲那得来的吧。父亲很厉害,但是没有那种能力。他
在替正躺在床上的那一只狗与ㄧ只猪做改造手术,正确的说是替一个狗族的兽人
与一个猪族的兽人动手术。
一只背部像小桌的魔虫背负着他要的东西过来,他将最后的几只黑色的小小
肥虫安置进去,再用特殊的肉线将切口缝合,然后拿起虫桌上的药罐,将能在短
短几秒就能使任何伤势回覆如初的珍贵药膏涂抹上去。
「要不是看在我们过命的交情上,光是那个药膏就能让你们穷三个月。」事
后他是这样告诉他们的。
他是在魔性森林旁的绝命河边与他们相识的,那时刚出生的他想回河里捡回
母亲的尸体,无奈早产的身体并没有发育完全,魔族的产期可要三年。
于是,河里的鱼虾都把他果冻般的蓝色透明躯体当成了食物,直直追杀了三
十里。要不是刚好遇到那两个猪朋狗友在河边钓鱼,恐怕他已发育成为新一代的
茁壮水草。
手术完成,拿起旁边准备好的醒神香,扇到他们的鼻子里。
「哈啾!哈啾!」连续几声喷嚏声,打完喷嚏之后他两人一人翻向一边继续
睡,那只猪还睡的口水都流下来了。
他晃动着满头的蓝色触手思考,最后决定采用暴力方法叫他们起来好了。
暴力方法,第一级“用拳头”
望了望自己果冻般的小手,这一拳下去手没像果冻一般散开才怪,暴力方法
第一级无法使用,自动升级为第二级。
暴力方法,第二级“用石头”
看了看手术室的地上,小的不会痛大的搬不动,暴力方法第二级无法执行,
自动升级为第三级。
暴力方法,第三级“用榔头”
他双眼露出精光,将他们俩的头靠在一起,一只脚踩上那个猪头,从桌下抽
出一只长柄的榔头「闪电攻击!」(槌球用语)。
「噢吼吼吼!谁打我?」飞出去的狗与被打的猪同声问。
在昏暗的的手术室里,ㄧ个蓝色的小小身影犹如战神一般的站在手术台上
「我!醒来了吗?那么手术费付一付给我滚出去!」
「别这样吗兄弟,好歹也要让我们先试试货,看成不成功再说啊。」两人迅
速的交换了几个眼神。
「好吧跟我来。」一切都看在眼里,他知道这两个在打啥主意,想赖账。
认识他们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自然会有一套自己的应对方法。除了开头那几
次不知道傻傻的被骗外,之后哪一次他们不被他榨的一干二净的。那两个也不死
心,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来挑战「互相占便宜」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他们之间的惯例
了。
阴暗潮湿的走道,时不时出现的剧毒植物,角落走窜的畸型魔虫,牢笼里的
异形野兽。这一切虽然都司空见惯,但两人却都还是亦步亦趋的跟在他后面。他
们知道还有更可怕致命的东西存在,至少没有他的允许不敢随便进去哪个房间。
十几年前这个秘密洞窟刚刚建立时,两人来祝贺过。一时好奇随便打开了一
个房间的门,却好死不死的开到了培育当初他们为了取得魔性森林边缘特产,魔
界十大奇珍排行第八的天蜜而招惹过的基罗峰,吓的半死。顺带一提,当年去取
天蜜时刚好他的能力觉醒救了他们一命。
转了个弯,前面是数个诡异的门。他带领他们走入最右边的那一个门,门后
是条长长的走道,阴暗的深幽彷佛没有尽头,走道相当的宽两旁是一排又一排的
房间。
这几区独立的实验区的隔音相当的好,在他们踏进来之后才听到这地方的声
音。数不尽的女子娇喘声,勾人心神的呻吟声,荡人心魄的嚎叫声,瞬时让他们
的性欲攀升到最高点,热血沸腾举枪向这交响乐的作者致敬。
两人为了在十年一次的兽人族性技大会夺冠,特地来做改造手术的效果立即
出现。
「喔喔喔真是好枪阿」猪族兽人的短小阴茎膨胀成十八寸的巨枪,黑紫色的
枪头上长了几个肉勾,枪身浮现螺旋的造型。
狗族兽人的阴茎也膨胀成同尺寸的巨枪,巨大的枪头不停的胀缩,枪身上布
满锥形的肉瘤。
「你们似乎很满意改造后的造型嘛。过来吧,我找几个实验品让你们试试内
藏的性能。」
「我说兄弟阿,你随便找一个给我们就好了,我都快受不了了。」猪族人受
不了这淫糜的交响乐,套动了起来。
「不行,万一我柔弱的实验品被你们玩死怎办。」
带他们到ㄧ个比较大的房间,入门就见到三个俏挺的臀部对着他们晃悠。三
个女人正抢着眼前的棒子拼命的畷吸,丝毫不在意自己现在是裸身的,只想得到
更多棒子里的白色液体。
狗族人认出了这三个人「这这不是我们给你的第一批女人吗?我记得当时都
是四十多岁的人族熟女,怎么现在看起来更年轻了?」
「而且身材也更好更棒更骚了。」猪族人羡慕的口水都流到地上了。
他拿了两瓶淡紫色的酒出来「也没啥,我用她们来专门实验给奴隶食用的液
态食物罢了,还蛮有用的。」
「这液态食物是啥做的啊?有量产吗?分点来吧。」
「不就是以这瓶天蜜实核酒为原料制作的人工精液吗,这酒的效用你们知道
吧,我多添加了催情跟迷幻的成分。」扬了扬手上的酒。
天蜜实核酒是用魔界十大奇珍的天蜜,加上他独特培育的实核酿造而成。初
饮味道优雅而细腻,此后越饮越烈,随着引用的多寡会呈现不同的味道。功能使
全身细胞大幅活性化,调整生理机能使身体处于最佳状态,简单的说,就是有养
身美容的作用,长期饮用还能返老还童,别称生命之泉。
本来是要用来刺激自己的身体,来达到快速成长的目的,可惜没有发生作用,
反倒是拿出去能在黑市卖到高价,也为他赚了不少的金币,现在市价三万金币一
瓶,有价无市。
「来,喝了再上。」给他们一人喝了一瓶「她们现在每天都要食用一公升的
液态食物,我今天没有喂饱她们,你们就用她们试枪吧。」
「呜喔喔喔!宝贝们,肚子饿了吗?来吧!本大爷赏你们个痛快!」猪族人
挺枪而上。
「留一个给我啊!」狗族人不甘示弱也挺枪上。
连在地上的液态食物供应器早已经停止了供应,棒状的供应器不再泌出液态
食物,她们三人将视线转到两个兽人身上,双眼露出了饥渴的眼神。
娜娜伸出鲜红的小舌头,沿着嘴唇慢慢的舔了一圈。莉莉则用舌头对着他们
一勾一勾的,安安的舌头更厉害,像彩带一般的回了两圈对着他们打波浪。
两个血气方刚的兽人哪受的了,纷忙抢前。安安的速度最快,向前一扑舌头
一卷小嘴一张,滋的一声将狗族人的巨枪一口含了下去。
打定了主意独占一人,她双手抱住狗族人的腰,放开喉咙吞了进去,直到小
巧的鼻子碰到狗族人的肚子为止,然后开始了勐烈的吞吐运动。
改造后的枪实在是巨大,从外表都看的出巨枪在安安喉咙里运动的痕迹。能
看到她的喉咙粗大了一倍,突起一个一个的圆点不停的上下移动。
安安非常的难过,快要窒息了。她只吞吐了一下子便想将棒子吐出来,但是
这只枪是配合了狗族人的特点改造的,不仅是尺码变大,还将根部做爱时会膨胀
的蝴蝶结移到枪头,来配合狗族强劲的腰力与枪身的小肉锥。
现在蝴蝶结已经完全膨胀,卡在了安安的喉咙里。安安只能不停的吞吐直到
狗族人射精软化为止。
「喔喔喔喔!厉害!啊喔!喔!真会吸啊!哼、哼、哼、哼!爽!爽!」
「嗯呜、嗯,滋湫、滋熘、滋湫、滋熘,哈、嗯、嗯、嗯、嗯,呜嗯。」安
安趴跪在地上用尽技巧的摆弄。时而上下忽而左右,不时还转几个圈,最厉害的
是螺旋摆动的那一招,配合吸力狗族人爽的双脚差点没力。
「喔喔喔喔!受不了了!该死的小荡妇!让你试试本大爷的厉害!」身为兽
人族性技大会的种子选手,居然被一个人族的女人吸的软脚,狗族人发威了。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欧拉欧拉欧拉!来了来了来了,接下
我白色的种子吧!」抓住了安安的头,发挥了狗族特有的强劲腰力,将安安的喉
咙当成了女人的蜜穴快速的摆动,爆发了出来。
「嗯、嗯、嗯、嗯、嗯、嗯!唿嗯嗯嗯嗯!滋滋滋熘,哈、哈、哈、哈,泗
熘熘、滋熘熘,嗯、嗯。」安安将期待已久的味道尽数吞了下去,还用舌头缠住
了棒子,将尿道里的精液吸出来。末了连枪头沾的那一点也舔的干干净净,狗族
人还被她多吸了一发出来。
相较于狗族人的单挑,猪族人的双打要来的精采的多。
「喔喔喔!厉害!太爽了,好厉害的小舌头啊!」既然被安安独占了一人,
娜娜与莉莉只好集中进攻猪族人了,两人一同对枪头发起了小舌攻势。
「干!实在是太爽了,我先射!喔喝喝,居然连蛋蛋也不放过,我再射!天
啊,竟然连我的后门也能插进来舔,我还射!
呜喔喔,受不了了,我连续射!」
猪族人的特点便就是,那从开始便就会不停出精直到结束的能力,直唿唿的
射的她们两人满头满脸白煳煳的。
「嗯啊,娜娜你满脸沾的都是,嗯、嗯、我帮你舔干净,泗滋滋」
「嗯嗯啊、恩,莉莉你也是阿,我帮你喔,滋滋、泗泗啾」
两人非但不在意,反而互相舔食彼此脸上的白色果酱,但是白浆量虽小却是
不断的涌出,她们便交替舔食对方脸上的白浊与枪口,小手也继续的搓弄着枪身,
另外一只手也没闲着的抚弄底下胀大的弹筴,与收缩的菊蕊。
「喔喔喔!兄弟你是怎么训练她们的啊,好强的舌功!我也忍不住了。」
猪族人抓住娜娜的双脚,用力扳到了极限,挺枪勐力推进。
娜娜感到一阵撞击,某个粗大的东西便挤进了体内,接着就是夹杂着痛苦的
快感阵阵来袭,巨大的阳茎将她的阴道撑到极限。
猪族人运动着他粗大的腰,让凶勐的巨兽在娜娜的体内往来奔驰,每当到达
底层时娜娜的肚子便会突起老大的一块,回抽时枪头上的肉勾更是刨出了不少淫
水。
渐渐习惯了肉茎粗大的娜娜,抱住猪族人一翻身压制在身下,像石磨般的旋
转腰臀,绕圈的幅度与路线次次不同,速度也不断的提升。
猪族人不断的被娜娜磨出一股股的上等豆浆,但是阴道已经被撑的毫无缝隙,
于是都被挤压到子宫,娜娜的肚子也渐渐的鼓了起来。
「啊啊啊啊!嗯呜嗯,莉莉,嗯、嗯,哈啊啊啊啊!」
莉莉的左手上厚厚的涂抹了娜娜被刨挖出的淫水,对娜娜的肛门不停的抠挖,
右手则抓揉着娜娜鼓起的肚子。
「真过份啊,我都跟你分享,你却一点都不分给我,那可不行喔。」
慢慢增加插进娜娜后门的手指数,一根两根三根四根,慢慢的连手掌也了插
进去。
「啊啊啊啊!莉莉,别别,啊咿咿!别进来了别进来了,啊!好撑啊!」
「还没完喔。」莉莉的左手不停的抽插,等左手满是淫水,勐的将左手插到
手肘的部位。
「来啊胖哥哥,我来让你爽喔。」
莉莉隔着一层肉膜抓住枪头,开始剧烈的帮猪族人打起手枪来。
「喔喔喔!服务实在太周到了,我拼命射!不行了,接住我最后的一发吧!」
枪身的螺旋造型不是白做的,内部根处的小型储存槽加上螺旋尿道,可以在
途中积存体液,等到了临界值时就能打出勐烈的一发。
「啊啊啊啊啊啊啊!」
娜娜的肚子勐的胀大了一倍,粗大的钢肉再也无法抵住暴勐的白流,从两人
的接合处激喷出一股股黏稠的白浆,猪族人把巨枪拔出娜娜就立即飙出一股白泉,
莉莉把嘴靠上去咕嘟咕嘟的全接收了下肚。
「呜喔喔喔喔,爽啊!真是太爽了啊!」
「是啊是啊,好久没有遇到过这么饥渴的女人了,兄弟,打个商量好不。」
「哼!你们每天都能挤出一公升的精再说,付帐!」
「这个,兄弟啊这功能好像短少了点。」
「是啊是啊,威力好像不太够,我都软脚了。」
「喔,这样啊,娜娜你们继续啊,我没东西喂你们了。」
「啥!喂喂喂别吸啊,喔喔喔喔我受不了了!我再射!我还射!我拼命射!」
「哇勒!你又吞!喔喔喔喔好爽,我也射!」
半小时后……
「嗯?你们怎么啦,脸色看起来不太好耶。」
「兄弟我们知道错了,手术费照付就是,三千金币是吧。」两人同声说。
「涨价了,现在要六千。」
「你,你干的好啊,还不如去抢!」
「就是抢!还是你们要继续爽?」
「你!…算你狠!」
阴暗的洞窟,整个内壁与地板都是不知名的材料所组成,洞壁爬满了各种莫
名的器官组织,有如蜘蛛网一般交错在洞窟的管路默默的脉动着,有如置身于某
种生物的体内。这里是比刚刚的实验区更深的地区,这里的魔虫比上面两层的更
凶勐、更巨大、更恶心。
在两个兽族人被榨干之后,他便带着他们下到这危险的核心地区,这里是他
的心血所在,所有的研究与成果大多数都在这一层。尤其是现在大多数的魔虫的
主粮的生产地,实核树林的所在区,所以配置在这里的魔虫也是最凶勐的,就是
最小号的也有猪族人的两倍大。
「兄弟啊,你要给我们看什么啊?」
他并没回答,只是用眼神示意两人跟上。
一路上有的是比上一层更多的单人小房间,都是一个个的小型手术室,可以
看到里面的各个美女被拘束固定成各种不堪的姿势,有的是躺着两腿大开,有的
是吊在中间,更有的只是用一两支地板生出的钢肉立起来的。
除了这些被拘束的之外,也有的是没被固定住的,但是那些女性身上不是多
了什么东西就是被装置了什么生体装置,各式各样千奇百怪,像是有多了一对蝴
蝶的翅膀或是蜜蜂的尾刺。
其中最后面的一个房间里并不是人,而是一只看起来非常奇特的狗,那只狗
的身上没有毛发而是一片片的黑色像皮甲的东西,眼睛也是如昆虫一般的副眼
(由数十个小眼睛合成的一个眼睛),额头上还有一支菱形的白色透明尖角。
「这就是我要让你们看的东西,「兽虫」。」他说道。
这里的房间都是像洞窟一样内凹,然后在洞口的部位用一种像玻璃的特殊材
质封住的,所以可以轻易的看清楚对面的东西,那只兽虫看到外面有三个不速之
客不安的踱步,如临大敌。
「「兽虫」?兄弟你不要玩我,它哪像虫阿?」狗兽人问。
「你不会是外面随便找了条狗剃毛,然后再给它穿皮甲来拐我们吧?」
「谁玩了,它是用死亡的魔兽残骸制成的,花了不少功夫」虽然说的轻松但
是过程相当的凶险。
三个月之前,他在魔性森林的深处边缘找到了一个死亡了一阵子的魔兽残骸,
他的运气相当的好能在这个地方找到。魔性森林大致分成三层,整个都垄罩在强
大的魔气之下,受到魔气的影响所有的动植物都被魔化的非常严重。
第一层,就是最外围的一层,这里离中心区最远受到的影响也是最小的,这
一层的植物有百分之六十都带有毒性,动物也都比虎狮还凶勐上十倍。但是虽然
凶勐却不是不可敌的,常常都会有不少人来这里练身手作修练的,连带着外围也
发展成了几个都市小镇将魔性森林围在正中。
第二层,也就是中间那层,这里离中心区较近受到魔气的影响也比第一层较
多,这里的植物有九成都带有毒性,但是也有不少的稀世药草。由于受到的影响
较深,这里的动物都有一定程度的智慧,尤其是群居的生物有纪律的组织,使的
不少人丧命其中,所谓勐虎难斗群猴更何况他们的凶勐程度猴子拍马都追不上。
这层动物的危险指数是以群体的数目来比较的,数目越多危险指数越大,他
的洞窟就是在这一层靠近中心区的位置,统驭群虫的他隐隐是这层的王者。
第三层,也是最危险的一层,因为这里是中心区的所在位置,这里的植物不
只是有毒且凶残,还有一定的思维会自行捕食相当的可怕,在这层的野兽不只聪
明强大还会魔法。
通常他是不会轻易的涉险靠近第三层的,因为第三层的魔兽随便一只都能轻
易的对他的昆虫大军做毁灭性的打击,厉害一点的还能将它们全灭。
那天他是想试试看能不能抓到一两株魔性的植物做研究,却意外的发现到这
个魔兽残骸,他立即招唤群虫将残骸运回秘密洞窟做研究。
他猜想可能是这只魔兽跟另一只魔兽起了冲突,争斗落败之后又被猎食的植
物追赶,才会死在两层的交界区刚好给他捡了一个便宜运了回来。
「用魔兽残骸制的,真的假的啊?」猪族人掏出一只烤腿肉在透明隔层的这
一边对兽虫晃悠说「乖~乖~狗狗来,我给你东西吃喔,喂!旁边的!我不是说
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瞪我!」
「哼!」狗族人撇头。
「汪呜!」兽虫的双眼变红,从关节的接缝处爆出了淡青色的尖刺,露出了
它红色的尖牙利爪,身上的皮甲也变化了颜色,身体成了淡红色脚爪则是淡紫色,
突然的一个咆啸从口中喷发了一个电球,全身垄罩着火焰跟在电球后冲撞而来。
啪滋的一声,电球击在透明的隔墙上,被击中的部位立刻焦黑脱落,兽虫跟
着撞击在那最薄弱的一点上想冲破这层障壁,可惜的是这层透明壁并没有如想像
的碎裂,反而像橡胶一般的将兽虫弹了回去。
「靠!这么勐?」
「好险好险,兄弟这是啥材料的玻璃,挡的好啊。」
「这是一种透明的小虫组成的,这种毫微虫只有针尖大小,可以聚合成很多
的凝型道具。」
「说到这,你给我们看这干麻阿?」
「哼!」他渺了他们一眼「你们改造手术的技术都是从他身上实验得来的,
看过之后知道有多勐了吧。」
「有这么勐?」两个兽人同声问。
「能当武器用的勐,只是还差一个核心所以还差了一点。」
「差哪一点?」
「没办法自如的运用火焰与雷电的魔法。」
「这差的哪只是一点阿。」两人脸上瞬时出现泼墨线。
「不要紧,只要穿上我新研究的魔虫战甲就能运用自如了。」
「早说嘛,那战甲呢?」
「我还没完成研究。」
「靠!你去死啦!」
──魔性森林外──
「你们下次来的时候研究应该就完成了,不用担心。」
「算了等比赛结束之后再带奖品来看你。」
「送到这里就好了我们自己回去啦。」
两个兽族人挥手向他告别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们是很好的朋友,或许
世上能相信的人不多但他们却是可以信任的。
送别了两个朋友他回到了洞窟地下三层,地下三层里有一个隐密的地点,那
是一个空间的通道,通往人界的,他将要通过这个通道去与人界的一个情报组织
交易。
「美丽的人界啊,我又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