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制服誘惑四皇后(1-2)

第一章制服誘惑之英語老師範馨



「英語信件的書寫格式今天就講到這裡,下個星期四之前把你們把書後第四

題寫一下,然後交上來,這個是大作業,算平時成績的哦!不要忘記了,那現在

就下課吧!」



對於大一就已經拿到了專八證書的我來說,大學商務英語的難度根本微不足

道。能讓我每節課都來的原因不是別的,而正是此時站在講台上的商務英語實習

老師範馨。



范馨今年26歲,剛從某師範大學外語系獲得碩士學位,現在正在我就讀的

某大學實習。范馨就像大多數的年輕英語老師給人的感覺一樣,知性,幹練,有

氣質,精緻的五官,秀氣的臉蛋,烏黑的長髮,勻稱的身材,根本不用過多的修

飾,看著就是那麼和諧,自然是極好的。



但是最吸引我的卻不是這些,使我最著迷的,是范馨上課時那一身標準的教

師制服,上身裡面是白色大尖領的襯衫,熨得一絲不皺;外面則是成套的職業正

裝加職業套裙,或黑色或灰色;只要溫度不算低的離譜,腿上總會裹著肉色或灰

色的絲襪;再配上腳上的鏡面高跟鞋;秀氣的鼻樑上架上一副輕巧的半框眼鏡,

纖細的手腕上搭上一支精緻的女士手錶。



在別人看來,這是普通或者說再恰當不過的穿著;但在我看來,這是赤裸裸

的誘惑。於是,穿教師制服的范馨的名字早早地被我列入了獵物名單。早晚有一

天,范馨連同她身上的教師制服,腿上的絲襪和高跟鞋,會屬於我,總有一天。



這是十月份的一個星期五,下午最後兩節便是范馨的商務英語課。至於那兩

節課具體講了什麼,我是沒工夫去聽,因為就在這天晚上,講台上端莊的范馨老

師,將會被我徹底征服。



當范馨回到自己的公寓時,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電梯在七樓停了下來,隨

著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聲音,范馨從電梯門中走了出來徑直走到自己的家門前。她

當然不知道,我已經早她五分鐘從樓梯來到了七樓,藏在樓道的拐角處。



當范馨將鑰匙插入鎖孔的時候,我一閃身來到她的身後,左手緊緊摟住她的

身子,帶著白色手套右手掏出之前早已準備好的浸有乙醚的絲帕一下子摀住范馨

的口鼻,死死的按著。



可能是事情來的突然,范馨毫沒有防備,先是渾身一震,然後本來的開始掙

扎反抗。可是任憑那嬌弱身軀如何掙扎都是徒勞,甚至她都無法轉過臉來看看他

背後的人究竟是誰。十幾秒鐘後,乙醚的效力漸漸地發揮了作用,范馨的掙扎變

得越來越無力,剛剛還在反抗的手慢慢地垂下,又過了幾秒鐘,她徹底失去了知

覺,雙眼緊閉,檀口微張,軟綿綿地靠在我身上。



正如事先計劃好的那樣,一切進行的是那麼的順利。我順手打開了門,架著

范馨進了房間。這是一個一室一廳的單元,房間裡的佈局和擺設簡約而又不失美

感,看得出它們的主人的品位著實不低。



我把范馨抗在肩上打開臥室的門走了進去。臥室裡的風格和客廳一樣,一張

七尺的大床佔據了房間的主要地方。我輕輕地把范馨從肩上順到懷裡,然後抱著

她來到床邊,輕輕地把她的玉體橫成到到大床上。



這是一幅多麼誘人的場景,大床上躺著一位被迷暈的年輕漂亮的女教師,身

上穿一套淺灰色的職業套裝配上白色真絲襯衣;兩條裹著肉色絲襪的大腿從收緊

的套裙下擺露出來;小腿還無力地搭在床外,秀美的一對美足上穿著白色的鏡面

高跟鞋。那副半框眼鏡還架著,但是眼睛卻緊緊閉著,手無力地隨意攤在身體兩

側,小巧而又挺拔的酥胸一起一伏。





現在范馨就是一隻毫無反抗之力的小兔子,只要我願意,一分鐘內就能扒光

她把她幹了。但是,我不會那麼做,我要慢慢地享受范馨的肉體,范馨的制服,

范馨的絲襪腿,和她的一切。



我輕輕地坐到床上,用手輕輕拂過范馨散亂在額前的秀髮,使她標緻的臉蛋

毫無保留的展現在我們面前。



「范馨,我的范老師,你知道麼?我等這一天等了好久了。不過,今天你就

要變成我的人了。」我邊說著,邊用手慢慢地扳過范馨的肩膀,將她的上身稍稍

擡起一點,然後俯下身,在她的光潔的額頭上輕輕地用嘴唇吻了下去。



我慢慢得吻著,從額頭到眼簾,從鼻尖到雙頰,從耳垂到下巴,我慢慢地吻

著,就像吻著一尊潔白高雅的藝術品,細細感受著著她每一寸每一分。吻了一會

兒,我擡起頭,端詳著剛剛被我細細品味的臉龐,依舊如此平靜,有的只是細微

的呼吸。或許范馨還不知道,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將足以使她徹底改變。



我慢慢的把范馨的肩膀放下,使她重新平躺在床上,然後我一翻身,跨到了

她的身體兩側。此時此刻,只要我願意,不需要十分鐘,我立刻可以范馨成為我

的人,這太容易了。其實這也是早晚的事,只不過我在這之前,我還有東西要享

受,對了,就是范馨和她的教師制服。



都說制服誘惑,其實再漂亮再性感再誘人的制服也是沒有生命的。只有穿在

對的人身上,才會散發出無窮的魅力。而我面前的這套制服,由於她的主人而被

賦予了生命。淺灰色的上衣加緊身筒裙將老師這個職業的幹練體現的淋漓盡致;



裡面白色的真絲襯衣裹著不大卻又很挺拔的胸部,顯得神秘又不失矜持,似

乎想保護著什麼,又好像其他有人真正地發掘。



肉色絲襪其實再普通不過了,但是它裹著范馨那雙挺直勻稱的玉腿一點褶子

都沒有,好似吹彈可破,卻又密不透風,把雙腿的魅力都包裹在裡面;腳上那雙

白色的鏡面高跟鞋,典雅又不是莊重,就像是雙足的延伸……



於是我決定正式開始享受這期待已久了的盛宴。我低下頭,把范馨的雙手拉

開,然後將臉放在范馨的胸口,雖然隔著外面的灰色套裝和裡面的白色襯衣,或

許還有內衣,但是她的心跳聲卻清晰地傳入我的耳中,同時一股制服面料特有的

香味也毫無保留的撲面而來,令人陶醉。



我的臉開始在范馨的胸口慢慢的蹭著,慢慢地感受制服面料的質感與她隱藏

在制服下胸部的起伏,雙手也開始隔著衣服從外圍朝范馨胸部的位置慢慢地摸索

過去。不一會兒,隨著我的手慢慢地像縱深探索,慢慢的隆起使我知道已經觸及

到范馨的酥胸了。



我嘗試地用雙手去握住她的雙乳,但是由於隔著制服的存在變得不那麼容易

試了幾次都沒握住。急於得手的我當然不會就此妥協,我直起身來,按從上到下

的次序依次解開了范馨制服外套的四顆口子。



由於胸部的撐漲擠壓,每解開一顆扣子,制服就自動往兩側彈開一點,白色

的襯衫就顯露的跟多。我解開了所有的四顆扣子之後,並沒有急著將制服外套脫

去,而是任由其攤開在范馨的身體兩側,我就是喜歡范馨穿著制服的樣子,即使

在我佔有范馨的時候,也要連同她身上制服的每一部分一起。



由於減少了制服外套的阻隔,范馨胸部的輪廓更加清晰了。她的胸部並不是

太大,最多也就B+的樣子,雖然隔著襯衫,但是依舊能看出卻很堅挺。那挺拔

的雙峰在潔白的真絲襯衣緊緊地裹著,好像含苞待放的花蕊,襯衫上的每一粒小

紐扣好像隨時會被崩落。



「我X,這胸,看不出來啊!范馨,平時制服不離身,原來下面藏著寶貝。



好,我今天就來嘗嘗你這對寶貝。」我一邊自言自語,一邊俯下身,再度將

臉埋入范馨的雙峰之間,雙手也從兩側同時進攻,三管齊下,盡享的享受著。



與制服外套的顯明觸感不同,真絲襯衣的滑膩又是別有一番風味,它極力的

貼合著乳房的輪廓,把乳房的挺拔秀美好不掩飾地展現出來,甚至連乳頭都能微

微顯現,但是,卻始終使我不能零距離地觸碰,就像一位美人欲拒還迎,欲語還

休……



如果說上半身制服的代表是外套和襯衫,那麼下半身代表就是套裙、褲襪和

高跟鞋了。在好好的與范馨上半身的制服來了一次親密的近距離接觸後,我當然

得乘勝追擊,將剩下的也佔為己有。我順著范馨的腰往下,手不知不覺的就摸到

了她下身穿著的套裙。



范馨穿的是一條與外套上衣同一套的灰色職業筒裙,正如大多數的職業筒裙

那樣,裙身較一般裙子窄,但正是因為這樣的裙身,可以將范馨臀部圓滑的曲線

完美的顯現出來。裙身緊緊地裹著范馨的屁股,好像是她身體的一部分,一點褶

子都沒有。方便穿脫的拉鏈在裙子的左側,上面還有一口白色的扣子收緊。



筒裙的下擺大概位於膝蓋上五公分左右的地方,露得恰倒好處;裙口也略微

收窄,使得它的主人邁步子的時候更顯得迷人,即體現了辦公室職業女性的端莊

又悄悄地透露出一點誘惑感。



我順著范馨的腰往下順手就摸上了范馨的套裙。儘管隔著磨紗手感的套裙和

絲襪,但是我的手還是能夠清楚地感受到她套裙下面大腿的豐滿。摸了一會,我

覺得隔著套裙似乎還是不過癮,於是我將手從套裙的下擺伸了進去。



隔著絲襪,我更進一步的享受到了范馨的玉腿。雖然隔著套裙沒法用眼睛欣

賞,但美妙的感覺還是可以通過手指傳來。絲襪被勻稱而又飽滿的大腿略略撐開

絲襪那特有的觸感與大腿肌膚的質感混合在一起,絕對是無縫。



順著大腿再往下,肉色絲襪在膝蓋的地方出現了幾道皺著。再往下,便是小

腿。我隔著絲襪撫摸著范馨小腿的迎面骨,它是如此的光潔挺直,隔著絲襪似乎

依然能透出光澤。我又隔著絲襪摸夠范馨的大腿後,我將范馨的身體慢慢地翻了

過來,讓她俯臥的在床上,因為這樣,我便可以更好的進攻下一個目標——范馨

的臀部。



由於是俯臥的姿勢,范馨的臀部得以完全展示在我面前。我隔著套裙,輕輕

的在范馨臀部拍了拍,彈性十足。不知道多少次的課上,范馨一邊拿著書,一邊

從我身邊走過的時候,這穿著套裙的臀部對我來說進在直尺。幾乎每次都在我心

頭激起一陣騷動,觸手可碰,而又遙不可及的感覺,可能指的就是這個吧!



從套裙的下擺一直延伸下去的,是范馨的兩條裹著肉色絲襪的玉腿。完美,

除了用完美根本找不出更合適的語言來形容。從大腿,膝蓋,再到小腿,腳踝,

我就這麼順著摸下去,靜靜地享受著。



「啪嗒!啪嗒!」兩聲,那是高跟鞋掉落在地板上的聲音,兩隻秀美的小腳

立刻映入我的眼簾。隔著絲襪也可以清晰的看到五隻蔥段般的白嫩腳趾緊緊的並

在一起,形成一個完美的整體;腳背繃出一條優美而又光滑的弧線;腳心是如此

平整,沒有一絲的褶皺,就連腳跟也是那麼細嫩。我托起范馨的一隻腳,用嘴唇

貼在上面吻著,一股淡淡皮革的味道架著絲襪的氣味慢慢飄來,使我心曠神怡。



也不知道什麼的,我下身的某個部位正在發生變化。在撫摸的時候,隔著褲

子不小心碰到了范馨裹著絲襪的大腿,這一下便點燃了我的慾望。事到如今,我

可沒有之初的耐心了,今天我要的不止是如此近距離的接觸,而是要真正得到躺

在我面前的這位美女,我的老師範馨。



我一下子翻過范馨的身體,使她重新仰臥在床上,然後撲著壓了上去。我跨

過身,騎在范馨的腰上,雙手開始自上而下地解范馨襯衫上的紐扣。解開第一顆

紐扣時,白裡透紅的粉頸便一下子毫無保留的露了出來。



隨著紐扣一顆一顆的被解開,范馨襯衫下的內容也終於曝光了,一件粉紅色

的蕾絲吊帶文胸,把一對鼓鼓的乳房完美的包裹著。看著眼前這誘人的景象,我

本已升溫的血液又再度加溫了。



「操!范馨,你真騷!居然穿這種內衣,看不出來啊!」我顧不得一顆顆解

完剩下的紐扣,一使勁將襯衣邊扯開,「啪,啪,啪!」幾聲,原本剩下的紐扣

也被這突如其來的外力直接蹦了下來。



接著,我又把范馨下身穿的套裙一下子向上推到了她的腰上,露出裹著絲襪

屁股。雖然之前已經伸進裙子裡與范馨的屁股有過親密接觸,但是沒有套裙遮擋

的畫面還是造成了視覺上的衝擊。



在肉色絲襪的下面,是一條粉紅色的小內褲,分明是和文胸內衣成一套的。



我並起兩根手指,向范馨的兩腿之間的敏感地帶輕輕按去。雖然隔著絲襪和

內褲但是我的手指還是能清晰的感到她那柔嫩陰唇的存在。



我手指稍稍用力,想順著當中的凹陷處像裡進一步探索,就在此時,范馨的

雙腿突然微微地朝當中加緊了一下。我心裡一驚,「不好,難道是乙醚失效了?



不可能啊!這才幾個小時。」不過事實立即證明我的擔心是多餘的,范馨分

明還緊閉著雙眼,沒有一點反應,胸部隨著呼吸還是均勻的一起一伏。「虛驚一

場,看來保護這裡是女人本能的條件反射,難怪……」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的下面已經堅硬如鐵了,甚至漲的有點疼。前戲到這

裡似乎也差不多了,我準備徹底佔有眼前這位美女老師,這一切的計劃,不正是

為了這個麼,既然這樣,那還等什麼呢!



我雙手各抓著范馨的一隻腳腕,輕輕地像兩側拉,使她的雙腿分開一個不大

的角度。在兩腿之間的地方撕拉一下把肉色撕開了一個小口子,然後把裡面的粉

絲內褲的襠部朝一側挑開,徹底地露出了范馨最神秘的地帶。只覺得一股火焰上

湧,我以最快的速度解開腰帶,將束縛已久的金槍解禁,然後對準范馨的密穴一

下子刺了進去……



說實在的,這條金槍征服過不下十個玉體,其中也不乏清純少女或是交際千

金,也算的上是身經百戰,但是這一次的感覺卻完全不一樣。可能是由於乙醚的

麻醉效果,范馨的下面不似有些那樣氾濫成災,而是濕潤的恰到好處,溫熱密穴

的壁面緊緊地裹著金槍。



我稍稍地抽動了一下,只覺得一陣酥麻的感覺由下腹產生,然後擴散開來,

順著脊柱直衝大腦,我又抽動了一下,剛剛的感覺又似一陣波浪襲來,只不過比

第一波更強,更持久。



感覺真是太爽了!我不在矜持了,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開始享用眼前這道饕餮

盛宴。什麼九淺一深、左右開弓的技法在此刻顯得都是多餘的,有的只是最原始

的,最放肆的狂抽猛插。



「我干死你,太爽了!范馨,我早就想幹你了……」我一邊幹著身下的范馨

一邊口中唸唸有詞。如果是在平時,甚至連我自己都不能想想,這些話會從我的

嘴裡說出來。要知道,在別人眼裡,我不僅是所謂的高富帥,卻沒有他們那種土

豪氣息,不失儒雅。



可能是對范馨的幻想壓抑地太久了的緣故,又或者是一浪高過一浪的快感沖

昏了頭腦,反正淫詞蕩語此刻如廬山瀑布一樣傾瀉下來。當然,被乙醚迷暈的范

馨當然是聽不到的了。



「范馨,你這個騷貨,你知不知道?就因為你這雙絲襪腿,我他媽的上課硬

了多少次?啊?你知不知道?要不是看中你這雙浪腿,就我的英語水平,當同聲

翻譯都綽綽有餘,還需要你教麼?你知道麼,干你一百遍都不過癮啊!」



「范馨,你知道麼,自從第一次在教務處看到你,你就注定逃不出我的手心

了。嗯……嗯……嗯,你這輩子注定是我的女人。噢……」



看著范馨身上淩亂的制服,還有腿上的肉色絲襪,我彷彿又回到了每次英語

課的教室。范馨上課時的舉手投足立即又出現在我眼前,淑女般的典雅,女神般

的高貴。而現在?典雅的淑女,高貴的女神正在我的身下,靈魂與肉體被我一次

又一次的撞擊。鮮明的反差令我血脈噴張,我加快了抽查的頻率,雙手不停地在

范馨的胸部,腰部,臀部,絲襪腿上來回揉捏,摩擦,直到最高的頂峰……



我伏在范馨的身上,感覺靜靜地從頂峰回到平地,並且回味著剛才發生的一

切。而身下范馨依然沒有一點反應,好像之前的一個小時什麼都沒發生一樣。我

支起身體,看著她依舊沈睡的身體……我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狡黠的微笑,結束了

麼?不,對范馨來說,這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乙醚的效力大概還有兩個小時,足夠我實行接下來的計劃。整理完自己的衣

物以後,我拿出自己事先準備好的CANNON單反相機,對著床上衣衫不整的

范馨,「卡嚓,卡嚓!」從不同的幾個角度拍了照,然後把她身上的套裝、絲襪

和內衣全部脫去,折疊整齊,順便撿起地上的高跟鞋,一起放進包裡。



是要用這些來打飛機麼?你們未免太小看我了,這些東西的用處大著呢!接

著,我來到寫字檯前,在原本就打開的電腦桌面上新建了一個TXT文檔,並用

初號字留下一行醒目的話:「想知道發生了什麼麼?20,00,請準時查收郵

件。」



做完這一切,我又看了一眼床上范馨,依然沈睡。我拉過旁邊的被子,蓋住

那魅力四射的赤裸玉體。在枕頭旁邊,我留下一張撲克牌,上面赫然印著◇Q,

不錯,從現在開始,不管願不願意,范馨成了我的方塊皇后。



時鐘已經指向了19點55分,我已經坐在了自己房間的電腦桌前,床上整

齊地擺著從范馨那兒獲得戰利品。我已經將他們一一用照相機記錄,此時此刻,

只要我的手機輕輕點一下鼠標,這些照片將立即回到它們主人那兒去。



20點整,第一封郵件通過我事先註冊的匿名郵箱準時發往范馨的郵箱,附

件是她那雙白色鏡面高跟鞋的照片。1秒鐘後的收件自動回執告訴我,等在電腦

前的她的主人此刻一定看見了本來屬於她的東西。5分鐘,第二封郵件發了過去

了,附件是那件套裝外套,又是第一時間自動回復。又過5分鐘,第三封郵件,

5分鐘後,第四封郵件……



其實,我在想像,坐在電腦那頭范馨的樣子,是崩潰?是驚恐?是憤怒?我

不知道。



發完所有衣物的照片後,我把印有范馨衣衫不整的昏迷照片作為附件的最後

一封郵件了出去。突然,屏幕的左邊顯示,收件夾(1)



「你是誰?你對我做了什麼?」沒有稱呼,沒有署名。這倒大大出乎了我意

料,出了這麼大的事,居然還能這麼冷靜的打出這行字,真是難得。於是,屏幕

兩頭的兩個當事人用著這種原始地聊天方式進行著對話。



我:「第一個問題,你早晚會知道,不過現在還不能回答你。第二個問題,

想必即使我不說,你也知道吧!」



范:「你為什麼這麼做?」



我:「一個男人,佔有了一個美麗的女人,需要理由麼?」



很久的沈默……



范:「你為什麼拿走我的東西?」



我:「我喜歡這些,但是我更喜歡穿著他們的你。」



范:「變態。」



又是很久的沈默……



范:「你認識我?」



我:「對,我的范老師。」



更長時間的沈默……



范:「你是A大學的學生?」我都能想像出范馨打這行字時的手顫抖成什麼

樣子。



我:「范馨,A大學英語教師,每週上12個課時,教授大一、大二商務英

語。我說的沒錯吧!」



沈默……



我:「范老師,你不要嘗試查我是誰,你有52個男生要懷疑,你找不到我

的。不過你放心,總有一天你會知道我是誰。」



范:「你想幹什麼?」



我:「讓你永遠做我的女人。」



范:「呸!不要臉。」



我:「我也覺得。不過要得到你,不用點特殊手段怎麼行。」



范:「無恥。」



我:「雖然,麻煩你按我說的做了咯,不然的話,你懂的。」



沈默……



范:「你到底要我怎樣?」



我:「我喜歡看范老師穿制服,穿絲襪,穿高跟鞋,麻煩你下個星期上課的

時候都要穿哦!」



范:「你真變態!」



我:「下星期一、三、五穿白色的套裝、黑絲的絲襪,黑色的高跟鞋;星期

二、四穿黑色的套裝、肉色的絲襪、白色的高跟鞋;別記錯咯,記錯了我會生氣

的,後果會很嚴重的哦!」



談話到此結束。



整個週末,我都在想,范馨會不會乖乖就範。兩天似乎過得有點長……



范馨上課的時間和教室我瞭然於心,所以即使在我的課表中,范馨的課只有

週二和週五才有,但這並不妨礙我從週一開始檢驗范馨對我命令的執行情況。



星期一,白色的套裝、黑絲的絲襪,黑色的高跟鞋,準確無誤。晚上20:

00整,一封郵件飛去了范馨的信箱,裡面只有一個字:「贊!」沒有回復。